梦想家的理想国

在这里,安放别处无处安放的理想
独立博客:ishihkun.com

二十五

梦想家:

见信如唔,梦想家。在你仍然浑浑噩噩的度过自己眼前人生的每一天的时候,二十五岁来了,祝你二十五岁生日快乐!二十五岁这样的年龄,假如我们的人生都有100年,你确实已经度过了其中的四分之一,你不由的感叹时间走得真快,可以把任何事情都远远地抛在后面,时间并不是一次摧毁你的,而是一次次,一秒秒,一分分,一时时,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的给你的年龄加上不多不少的一,周而复始,经年累月,给我们的年龄不停的加上一,变成新的数字,这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逐渐变成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摧枯拉朽,然后被时间抹去,了无痕迹,而且悄无声息。时间则永不停歇,如我们开始遇到它的时候一样,时间带给我们一...

/  

「 點 點 滴 滴 」

「 年 度 征 文 」 A7镜头下的蓉城时光

    2015年终于入手了心水很久的相机——Sony A7 ,在Sony的A7系列里虽然是最低端的,但是也好在价格相对便宜,全画幅等方面,性价比方面不可谓之不高。从2015年2月2日入手A7以后,这部相机也即将陪伴我一年,刚好遇到数字尾巴的年度征文活动,就顺手做一下小小的2015年摄影总结。     我很少出远门,所以我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蓉城——成都度过,所以主要是拍摄身边的那些我喜欢的风景和小角落,成都是一座温婉的城市,论高楼大厦成都远远不能和北上广相比,但是论生活悠闲幸福的程度那就有过之而无不及了。成都的温...

二十四

梦想家:

你好,梦想家!二十四岁如约而至。我们又见面了。祝你二十四岁生日快乐!你即将迈入的是前后可以各分12年的人生,前12年你还太幼稚,根本不知道大家都害怕以十二为倍数年龄的生日,反而一个人自得其乐的过了第一个人生的12年,你还不知道时光一溜烟儿就从你手指尖划过去了,很快过了人生的第二个十二年,十二年后的今天,回想两个十二年,你这么一想觉着确实时间过得飞快,也许是因为他从来不停息的原因吧,你不注意他的时候,他就从你背后悄悄地过了,一年又一年,你并不感觉到时间过得很快,只是走一段,往回看一次,才觉得原来已经走了这么远,这十二年就又这么过去了。

第一个十二年,你从出生到小学毕业,现在...

古都三日

一开始我本没打算去西安。

没打算去西安的原因一部分是由于今年已经去过厦门,要是再跑一个地发会不会太奢侈?另一部分原因是由于作为一个长期住在成都,且一离开成都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不安全感的南方人而言,吃这一点已经成了旅游的最大障碍,对于一个口味保守的人而言,去外地,特别是出省离开每天仅仅只吃的那几道地方家常菜,去吃从来没有吃过不一定好吃甚至会厌恶的旅游地方小吃,这种行为对我而言就如同自戕一般。其次是北方干燥的气候,每次去北方都要干燥的褪掉三层皮的人,感觉我的身上无时无刻不在裂口。

可我还是去了。

西安初印象

▼飞机上


从成都飞到西安的飞行距离大约是700公里,坐火车却要11个小时,火...

厦门味道

       
    在去厦门之前,我和所有人对于这座城市的了解仅仅是通过互联网和社交网络上上传的照片,在前往一个地方或者想要前往一个地方之前,人们大都展开网路搜索,在心中架构一个对这座城市的想象中的映像,人们都倾向于用文艺小清新这样的词汇来概括厦门这样一个城市,就像人们喜欢用安逸闲适来概括我所在的成都一样,虽然成都的年轻人们已经不再像他们的父辈那样能够安逸的躺在坝子里享受难得的盆地阳光,而是早已拿着公文包穿梭在上下班高峰的城市公共交通里。我想说明的是,用一个词语来概括一个城市并不能说...

孤独

      我最近时常觉得孤独。

      理查德·耶茨曾经如此评价他的短篇小说集《十一种孤独》的主题:“人都是孤独的,没有人能够逃脱,这就是他们的悲剧所在。”

      我并不认为孤独从天生而言就带着它不可避免的悲剧性,孤独在更多时候,由于其与传统的相斥性,是被世俗社会的人们打上了污名化的标签。我更愿意相信孤独本身的平凡性:没有人能够逃脱孤独,我们此生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抵御孤独。我们无时无...

写封信给你

梦想家:

你好!梦想家!祝你二十三岁生日快乐!虽然你今天的经历让你根本就没有任何想要过这个生日的心情,但是你发现每年这个时候还是总得写点什么,抓不住的时间让你觉得这个世界上唯一真实的只有你此刻键盘下的这些文字,没有人陪着你,正如你往年过生日一样,形单影只的坐在莫名其妙的地方,以极其糟糕的心情写着你自己,你也不在乎有没有人看到这样的东西,但是内心其实还是在乎别人为什么不会记得你的生日,为什么不会特别给你发送生日快乐的讯息,你活的真是累,有些时候,你甚至会为这样的事情浪费一天,去想这些本来就早已习惯,却早已不习惯的、对别人平凡、对自己也并不特殊的日子。

虽然没有所谓本命月这样的说法,但是最近的...

安得促席,说彼平生

      这篇文章里的很多话,已经在我脑海中来来回回的游荡了很久,关于这篇文章的计划也定了很久,但是写完上一篇文章之后的两个月里,我一直在学校和家以及这座巨大的城市之间做着毫无准备、突如其来的一次又一次往返,从学校一次次收拾东西经过这座巨大无比的城,乘坐地下的和地上的车,穿过熟悉的街市,回到我于这座城的一个暂歇之地,些许几日,又收拾东西,继续按照同样的程式回到那个对我并不陌生但我也并不熟悉的学校里。

      粗略的算起来,这几个月的很多时间都在路上,因为这样,我也差点...

不被世界改变的勇气

      请原谅这个题目居然写的这么冠冕堂皇的类似心灵鸡汤,虽然说这篇文也是在读了豆瓣上一篇鸡汤文,在和朋友的聊天闲谈之中偶然想到的,但是,熟悉我的人都知道,如果说有谁离心灵鸡汤最远,那么便是我,因为我总是在不停的写出这个世界的黑暗与阴翳,以一个悲观者的文字,力争把所有麻醉我们却又无害的心灵鸡汤清除干净。

      最早让我想起这个题目的是前几天和朋友的闲谈,朋友跟我说,追求特立独行的生活让他特别困惑,即便是拥有特立独行的现在,未来也不得不流于世俗。虽然我一直不好过,但...

1 2 3 4 5 6

© 梦想家的理想国 | Powered by LOFTER